現在看來(lái),拜登當美國總統可能更省心一些?

拜登在首次總統選舉電視辯論的糟糕表現,不但美國內緊張,更令本就緊張的歐洲更加的“沮喪”,似乎也令世界緊張。但美媒卻稱(chēng),美國總統選舉鬧劇是“送給中俄的大禮”,特朗普當選會(huì )更好嗎?未必?,F在看來(lái)或許拜登當美國總統更好更省心一些?

美國總統大選,原本與中國沒(méi)有半毛錢(qián)的關(guān)系。因為誰(shuí)當總統美國都有兩個(gè)“不會(huì )變”,一是美國的霸權戰略不會(huì )變;二是打壓遏制中國政策不會(huì )變。所以中國是不大會(huì )關(guān)心誰(shuí)當美國總統的。

盡管如此,但一個(gè)人的對華歧視或認知程度,以及其戰略思維的不同,也會(huì )對中美關(guān)系產(chǎn)生一定的影響。

重要的是,對美國內政和國際局勢的認知和把控能力,能否把美國從困境中拯救出來(lái),這應當會(huì )影響到中國人的“歡迎”度。

歐洲之所以希望拜登繼續連任,并非是因為他能夠處理好與歐洲的關(guān)系,而是恐懼于特朗普會(huì )更加瘋狂地撕裂美歐關(guān)系。

特朗普的上一任期,使得美歐關(guān)系嚴重撕裂,以至于拜登一上臺就提出要修復與歐洲盟友的關(guān)系。拜登這3年多來(lái)并沒(méi)能完全修復與歐洲的關(guān)系,此時(shí)特朗普再卷土重來(lái),歐洲自然有理由感到恐懼。

重要的是,此前特朗普的一些言論也更令歐洲緊張。特朗普表示,他上任后就會(huì )立即結束烏克蘭戰爭,還有可能退出北約,更要向全世界的輸美商品加征關(guān)稅。顯然是要把美國優(yōu)先推向極致,要把美國金融經(jīng)濟霸權發(fā)揮到極致,這自然會(huì )令歐洲恐懼。

按理說(shuō),特朗普嚴重撕裂西方聯(lián)盟關(guān)系,且不搞聯(lián)盟對抗,這應當是中國非常“歡迎”的打法。